当前位置:专家视角

推动服务外包转型升级的主要思路

日期:2020年08月28日  来源:中国经济网
分享到:

服务外包产业以互联网及数字技术为支撑,具有知识密集、国际化程度高、吸纳就业能力强等特点,对于优化服务贸易结构、带动货物贸易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对于提升我国信息技术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推动生产性服务业的国际化水平、加速国内服务企业嵌入全球价值链等都具有重要作用。

近年来,我国服务外包快速发展,已成为生产性服务出口的主要实现途径,是推动我国外贸转型升级的重要引擎。具体来看,“十三五”以来,我国通过不断完善服务外包政策促进体系,增强网络数字技术支撑能力,推动服务业与制造业融合发展,促进服务外包企业技术创新、业态创新和服务模式创新,发挥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引领作用,为服务外包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政策环境和产业环境。在此背景下,服务外包产业实现了量质齐增,对稳外贸、稳就业、稳外资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企业创新能力和服务能力不断提升,服务外包不断向价值链高端攀升,研发设计、数据分析和挖掘、整体解决方案、系统设计服务等高附加值业务规模不断扩大。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服务外包产业呈现出数字化、智能化、高端化、融合化的发展新趋势。尤其是今年以来,我国经济遭遇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服务外包产业表现出较好的抗冲击能力,为稳定服务出口发挥了重要作用。面向未来,需充分发挥服务外包产业在创新驱动发展和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中的重要促进作用,加快服务外包向高技术、高附加值、高品质、高效益转型升级,全面提升“中国服务”和“中国制造”品牌影响力和国际竞争力。

第一,强化数字化引领,培育国际竞争新优势。

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当前世界各国进行战略布局的重点,我国亦需在这方面持续发力。

一是推动服务外包企业数字化转型。要进一步完善促进数字技术与产业的融合渗透机制,重点培育一批信息技术外包和制造业融合发展的示范企业,探索形成以数据为核心、平台为支撑、商产融合为主线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新模式,特别是要对企业在数字技术领域的研发、人才培训等给予更大的支持。

二是依托数字技术创新服务外包交付模式和服务模式。促进服务外包与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信息技术有机融合。依托5G技术大力发展众包、云外包、平台分包等新模式新业态,推动工业互联网创新与融合应用,培育一批数字化制造外包平台,发展服务型制造等新业态。

三是加快发展数字贸易新业态和新模式。当前,数字贸易已经成为全球贸易增长的新引擎,需在数字贸易新业态和新模式方面积极探索、寻求突破。要积极扩大信息技术服务出口,增强数字教育、数字医疗、数字金融等数字内容服务的出口能力。同时,更好发展远程医疗、远程教育、远程维修等新业态。

四是促进服务外包与制造业融合发展。要立足提升制造业创新能力、服务型制造水平和全球价值链分工层次,大力发展研发、工业设计、咨询、检验检测、维护维修、技术服务、商务服务、供应链管理、人力资源、培训、品牌营销等生产性服务外包,增强对制造业自主创新、品牌塑造、价值链升级和境外投资等的支撑,提升产业综合竞争力。

此外,还需促进离岸与在岸服务外包融合发展。发挥离岸服务外包的技术外溢效应,不断引进新技术、新模式和新管理方式,拓展国际渠道;发挥国内服务外包市场的优势,发展在岸服务外包业务,推动企业扩大规模、增强实力。

第二,增强服务外包企业实力,提升“中国服务”的品牌影响力。

在这方面,重点是强化服务外包企业核心能力建设。一方面,鼓励企业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形成包括技术、品牌、标准、渠道等的综合优势,提升组织运营的国际化水平和对价值链、供应链、服务链的掌控能力。另一方面,着力提高大企业承接高附加值服务、提供系统解决方案和全球交付的能力,鼓励大企业向中小企业分包业务,带动中小企业进入全球价值链分工网络;提升中小企业服务专业化和规范化水平,鼓励其走“专精特新”道路,增强其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能力。

与此同时,需进一步强化标准化体系建设。在积极对接国际先进标准的同时,探索形成我国以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数字技术提供外包服务的交付标准,以及数字化服务的贸易规则、标准和人才培养培训标准,并推动设计、检验检测、咨询、维修等生产性服务领域的外包标准建设。

还要看到,加强服务外包企业的品牌建设能力也十分重要。需不断强化品牌研究、设计和管理,积极打造中国服务外包品牌;认定一批交付质量好、服务水平高、技术能力强的服务提供商形成“中国服务”标志,提升“中国服务”品牌的丰富度和美誉度;鼓励服务外包企业开展商标和专利境外注册。

第三,完善区域发展布局,扩大服务外包发展空间。

一是以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区域引领全国服务外包创新发展。依托京津冀协同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服务外包城市群,为区域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动力,加强区域间在文化创意、工业设计、教育、商务服务等服务外包领域的合作。

二是把服务外包产业作为中西部开放型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服务外包产业依托互联网和数字技术提供服务,能有效弥补中西部内陆地区开放基础设施不足、物流成本较高等发展货物贸易的短板。还要看到,中西部区域中心城市网络数字基础设施发达,人力资源性价比较高,发展服务贸易较货物贸易更有潜力,应充分发挥这些优势,加大发展服务外包产业的力度。

三是强化东部与中西部的协同发展与合作机制。着眼于我国城市间的产业互补优势,构建协同发展的服务外包产业链。鼓励总部在一线城市的企业在中西部地区设立服务交付基地,鼓励区域中心城市和周边城市形成分工协作关系,形成东中西部、大中小城市之间分工有序、各有侧重、布局合理的服务外包集聚区。

第四,完善服务外包产业支撑体系,夯实制度保障。

要完善人才支撑体系。各类专业化人才是服务外包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核心要素。商务部等8部门发布《关于推动服务外包加快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从大力培养引进中高端人才、鼓励大学生就业创业、深化产教融合等层面加大了政策组合拳的力度。对此,各地需采取有力措施,提供更有吸引力的薪酬待遇、科研体制和知识产权保护环境,加大吸引行业领军人才和高端技术管理人才的力度;加强高校与服务外包企业深度对接,鼓励大学生创新创业创造,开展研发合作创新活动。

要完善有利于服务外包企业创新的环境。立足提升服务外包企业的技术创新、业态创新和模式创新能力,加大税收减免、政府采购、财政补贴等力度,支持企业提高原始创新能力和关键核心技术掌控能力,支持有条件的服务外包企业参与国内外重大科技项目招标,引导产业基金、社会资本进入服务外包领域,并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要完善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可利用外经贸发展专项资金等布局建设一批辐射全国的服务外包公共服务平台,加强服务外包园区的创新平台、创客空间、孵化器等建设,对服务外包统计平台的建设也需持续发力。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 王晓红)